在全球金融市場大舞臺上,某一國的中老年女性形成一股強大金融勢力的情況早就出現過。在中國大媽橫空出世的20多年前,日本的“渡邊太太”也曾經令世界為之驚嘆。如今,俄羅斯大媽也加入炒匯大潮,可謂“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領風騷數十年”。

扒一扒外匯市場的“太太軍團”:有錢、有閑、有頭腦-花兒街

中國大媽:炒金、炒股、炒幣

在近些年的投資市場上,中國大媽絕對是一支不容忽視的生力軍。

2013年,當金融市場大鱷們開始做空黃金令金價暴跌之際,中國大媽們發現了其中的“商機”,紛紛涌入香港金鋪,10天消費1000億元掃貨抄底。從那之后,“Dama”一詞便在美國傳媒中流行開了。

扒一扒外匯市場的“太太軍團”:有錢、有閑、有頭腦-花兒街

但抄底抄在了天花板上,彼時黃金價格為1320美元/盎司水平,隨后持續下行,到2015年底觸底時跌至1046美元/盎司。如今5年過去了,金價才重回1320美元/盎司,大媽們才剛剛“回本”。

扒一扒外匯市場的“太太軍團”:有錢、有閑、有頭腦-花兒街

(紐約金月線走勢)

2015年,大媽們正式轉戰A股。與橫掃各國免稅店一樣,她們的投資策略只有一條:買買買!遺憾的是進場時機不太合適,她們在當年第三輪也是最后一輪行情接近尾聲時入場,彼時的滬深300指數是目前的1.3倍,大媽們再次成為光榮的接盤俠。

扒一扒外匯市場的“太太軍團”:有錢、有閑、有頭腦-花兒街

(滬深300月線走勢)

中國大媽儼然成了金融市場的反向指標:買啥啥跌,買啥被啥套。

這是有原因的。大媽們的投資有個特點,就是喜歡跟風,或曰“羊群效應”。因為大媽們在接受新事物上有一定的滯后性,等到她們參與的時候,往往說明賺錢機會早已廣為人知,投資熱點已經徹底成熟?;瘓浠敖?,這個時候市場已經進入“超買”了。因此巴菲特說,要在別人貪婪時恐懼。

但這并不能阻止大媽們的投資熱情。日前,在澳門主辦的世界區塊鏈大會上,脖戴紅黃絲巾的大媽們擠滿了會場,瞬間成為傳媒焦點。

扒一扒外匯市場的“太太軍團”:有錢、有閑、有頭腦-花兒街

在朋友圈被刷屏的除了上面這張圖,還有一位大媽接受媒體采訪時的發言:吃了區塊鏈技術主導的福鏈,年輕細胞被激活,還可以治療前列腺。

如果這位大媽不是在開玩笑,那她一定是被傳銷組織洗腦了。

扒一扒外匯市場的“太太軍團”:有錢、有閑、有頭腦-花兒街

(《新商報》版面截圖)

渡邊太太:日元息差套利

中國有大媽,日本則有“渡邊太太”(Mrs Watanabe)。

扒一扒外匯市場的“太太軍團”:有錢、有閑、有頭腦-花兒街

“渡邊太太”一詞,來自英國《經濟學人》雜志的一篇文章:“渡邊太太”,這些無處不在的日本家庭婦女,掌握著一家的財務大權,極為大膽地進行著各種金融投資。

不同于中國大媽,“渡邊太太”主要投資外匯等產品。她們參與投機性極強的外匯保證金交易,拆入低息日元,投資高收益率境外債券或外匯存款,套取利差收益。只要日元不出現大幅升值,她們基本能賺取穩定的利差收益。因此,她們也被稱為“和服交易員”(Kimono Trader)。

扒一扒外匯市場的“太太軍團”:有錢、有閑、有頭腦-花兒街

“渡邊太太”一度貢獻了日本外匯保證金市場近1/3的成交量,是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她們在向全球金融市場輸送日元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甚至成為了日元的風向標:“渡邊太太”們意志堅定,無論何時,只要日元暫時走強,她們就會利用機會低價購買更多外國資產。因此,在銀行和券商門外排隊的“渡邊太太”人數,成為日元走勢的一個晴雨表。

就在拿高薪的外匯交易員們猶豫不決之時,“渡邊太太”已將獲利兌現,并開始博得投資天才的美名。一些投資成果斐然的“渡邊太太”在投資之余,還要出書、上電視分享投資心得,忙得不亦樂乎。

不過,由于“渡邊太太”們規模龐大,投資風格明顯,規律性強,她們也成為國際對沖基金狙擊的目標。曾經有一段時期,從澳元到阿根廷債券,從美元到巴西雷亞爾,“渡邊太太”幾乎每一次出手都是先賺后賠。

2016年6月英國脫歐公投前,“渡邊太太”建立了大量英鎊部位,在東京金融交易所(TFX),英鎊多倉規模是空倉的20倍,而在日本其他交易平臺,倉位分布也是偏向大量買進英鎊。由于市場倉位不平衡——偏向英鎊多倉,當公投結果明朗時,觸發大量自動止損單,造成英鎊急跌及巨幅震蕩,“渡邊太太”們損失慘重。

扒一扒外匯市場的“太太軍團”:有錢、有閑、有頭腦-花兒街

(鎊日月線走勢)

俄羅斯大媽:日間交易

相比之下,戰斗民族的大媽則更加強悍。前段時間匯商傳媒報道,54歲的俄羅斯大媽奧洛娃靠日間交易賺了一輛英菲尼迪,還為孫子買了兩套房。

扒一扒外匯市場的“太太軍團”:有錢、有閑、有頭腦-花兒街

奧洛娃說,像成千上萬的俄羅斯人一樣,日間交易是經濟低迷時維持生計的關鍵所在。“金融市場是真正改變你的生活,擺脫貧困的一個地方,”奧洛娃坐在莫斯科西郊的一間20世紀50年代的咖啡館里說道,她微笑地指著平板電腦,“從昨天晚上開始,我已經賺了150萬盧布(約合24,000美元)。”這是大多數俄羅斯人需要工作幾年才能賺到的錢。

自2010年至今,在莫斯科交易所交易的俄羅斯人數量已經翻了一番。

扒一扒外匯市場的“太太軍團”:有錢、有閑、有頭腦-花兒街

(注:2018年的數字是3月底,其余的都是年底)

莫斯科證券交易所2017年為公民開設了25萬個新的日常交易賬戶,總數達到近140萬。在這一規模龐大的個人交易者群體中,約有37%的股票交易量和7%的外匯交易。

由于地緣政治的不可預測性、普京不穩定的外交政策、特朗普對中東局勢的不斷攪和、以及俄羅斯干涉國外選舉的指控,或許給俄羅斯投資者提供了好的入場機會。

4月9日,美國更新了俄羅斯“寡頭政客”黑名單后的第一個交易日,莫斯科交易所注冊了4000名新客戶,比正常情況高出4倍。

太太軍團啟示錄:投資需要專一

中日同為世界出口大國,外匯市場改革和開放歷程相似,文化相近,因此,“渡邊太太”的投資經驗對中國大媽可能更有借鑒意義。

關于“渡邊太太”和中國大媽有何異同,復旦大學經濟學教授孫立堅在接受《理財周刊》采訪時表示,“渡邊太太”是一個非常智慧的很有理財頭腦的群體,她們雖然大部分是退休或離職的家庭主婦,不過卻具備精神上的價值追求,同時對于金融市場投資機會具有靈敏的嗅覺。

充足的時間、充裕的資金、知識女性是“渡邊太太”的三個顯著標簽,概述起來就是:有閑、有錢、有頭腦。

扒一扒外匯市場的“太太軍團”:有錢、有閑、有頭腦-花兒街

中國大媽和“渡邊太太”在廣義上有眾多相似之處,比如都比較富裕,都掌管家庭財政大權,都是40-65歲的中老年女性,但也存在一定的差異性。

從投資的價值取向上看,“渡邊太太”更多的是追求財務上和精神上的獨立,而中國大媽投資心理上存在一定程度的炫富心態。

在投資成熟度上,“渡邊太太”的投資基于對金融市場和投資標的的一定了解,具有較高的投資技巧,而中國大媽投資的盲目性和跟風性更明顯,大多并沒有形成自己的投資理念和技巧。

“渡邊太太”往往會選擇在日元匯率走弱時拆入日元,投資強勢外匯資產,其特點是“買跌不買漲”;而中國大媽則更喜歡追逐前期出現大幅上漲的熱點投資品種,不管是黃金還是數字貨幣、股票還是房地產,都是在已經產生較強的賺錢效應后再高位介入,其特點是“買漲不買跌”。

因此,孫立堅認為,想要靠投資理財賺到錢,中國大媽除了可以向“渡邊太太”借鑒一些好的投資經驗和方法,更重要的是專注,對所投資品種要有深入的了解和研究,而不是盲目跟風,今天抄底黃金,明天轉戰股市,后天又去炒幣。

或許,外匯保證金交易對中國大媽來說是一個不錯的投資選擇。

提到投資,首先要了解其風險。外匯投資屬于杠桿交易,在進入匯市之前,投資者必須充分意識到,商品價值波動帶來的風險會引起投資價值的變動,一定要在可承受的風險范圍內投資,要充分了解自身對風險的承受能力及經驗水平的高低,投入的資金不能超過自己承受虧損的限度。外匯投資風險主要包括三個層面:

1)系統性風險。

任何外匯交易活動中,不可避免地將有一定的風險需要面對。任何一項涉及外匯的交易活動都將面臨因各種潛在的政治或經濟狀況的變動而產生的風險,這種變動將對某一種貨幣的兌換價格和流通性產生顯著影響。系統性風險不可避免,始終存在,贏虧同源。同時,合規的經紀商在自身展業的同時,一般都會向客戶做風險提示。比如,筆者登錄佰利安的官網(www.blafx.com),在做任何操作之前,首頁最前端的顯著位置就是風險提示內容。

2)交易風險。

即因對行情判斷失誤、操作失誤或資金管理不善等主觀因素造成的投資虧損。這是交易中最主要的風險,所謂“七虧二平一贏”或“二八定律”都是由交易風險造成的。交易風險可以通過倉位控制來部分解決。國內眾多投資者滿倉下單的手法,在本身就具備杠桿的保證金交易中,就顯得不太恰當。佰利安最小交易量為0.01手,交易者可以有效地縮小自己的交易手數,控制倉位。同時佰利安帳戶的強行平倉線為100%,對初學者而言,如果方向判斷錯誤可以有效減少損失。

3)平臺風險。

市面上的外匯經紀商實力水平參差不齊,正規平臺、不那么正規的平臺、黑平臺魚龍混雜,讓人眼花繚亂,一不小心遭遇資金盤就有可能滿盤皆輸。因此,投資者在挑選交易平臺時,應多看看網上的口碑,問問專業人士的看法,選擇成立時間長、實力強、信譽好、服務佳的平臺。畢竟做任何投資,資金安全都是第一位的。

筆者交易的佰利安環球隸屬于1956年創立的實業集團,集團公司在海內外有強大的實業基礎和豐富的管理經驗。佰利安的團隊秉承實業之心在新西蘭創立,10年來豐富的交易經驗和良好的口碑贏得了全球多個國家和地區投資者及合作伙伴的信任。在服務方面,該平臺已開戶客戶都有指定的賬戶經理,享受24小時一對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