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href=//www.yrvrs.icu/zhengdun/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清理整頓</a>未了 <a href=//www.yrvrs.icu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現貨交易</a>商轉型外盤
 
  隨著清理整頓工作的逐步推進,部分平臺及居間商所承受的合規壓力也日趨強大,轉型成為業內共識。當此之時,一些將公司注冊在國內,同時掛靠境外交易所的平臺趁勢而起,大有招兵買馬、全盤接收的架勢。這些外盤業務模式與內盤雷同,國內居間商看似可輕易整體復制。
 
  然而,境內外投資群體的客觀差異與監管層對大陸居民境外投資的嚴格限制,使得向境外轉移業務成為一項風險極高的冒險。業內人士指出,外盤依靠國內居間商獲客,且面向國內投資人,多為地下渠道的做市商,由此直接觸犯《期貨交易管理條例》。2015年湖北荊門掇刀區法院對金道貴金屬公司非法經營案的一審判決或許就是前車之鑒。
 
  轉移陣地
 
  投資人雍先生向《中國經營報》記者講述了他“在境內炒境外黃金”的故事。2015年,一位領峰貴金屬公司(以下簡稱“領峰公司”)的業務員向他推薦香港金銀業貿易?。ㄒ韻錄虺?ldquo;貿易場”)黃金投資,并宣稱炒金“收益好、返利高”。但是,在之后的交易中,雍先生累積損失達百萬元人民幣。“領峰公司的客服每天不定時喊單指導,一旦虧損,就誘騙我加大資金操作。交易過程中,連續出現爆倉、延遲交易和強平止損等異常情況,明顯存在欺詐行為。”雍先生說。
 
  值得注意的是,外盤盤面與國際報價不一致。雍先生據此詢問客服,客服表示倫敦價格傳導至中國需要10分鐘,所以會造成價差。此外,當雍先生有盈利想平倉時,系統會延遲交易,延遲交易的價格與平倉價格之間相差5至10美元。當盤面出現國際報價未到價格時,交易系統又會秒閃掃掉止損,強制平倉。當價格單向波動或波動較大時,投資人又無法上線或平倉。雍先生還發現,交易系統會擅自取消客戶的指價訂單,客服對此回應稱“在重大數據公布時,他們可以取消客戶的指價單”。
 
  對于雍先生反映的情況,貿易場另一家行員——自稱是香港銀河集團的一位招商經理表示,“外盤和內盤的差別僅僅在交易軟件上,其實是大同小異的。如果你們要轉型外盤的話,我們可以提供上門培訓。”據該招商經理,銀河集團提供100%的手續費返點,以及60%的點差返點。對于公司代理,客戶平倉傭金即返。
 
  據了解,香港金銀業貿易場目前提供兩種交易模式:一是“行員或其出市代表于交易大堂內以粵語公開叫價”的黃金實物交割交易(Open Outcry);第二種則是以電子形式交易的倫敦金/銀合約。為雍先生開立賬戶交易的領峰公司是貿易場與上?;平鸞灰姿獻饗釹碌?ldquo;上?;平鸞灰姿鷚得騁壯。ㄗ雜┕駛嵩?rdquo;,銀河集團則是貿易場171家行員之一。這兩家企業均使用克隆MT4交易軟件,在大陸尋找或設立居間商獲客,并以做市商(Market Maker)的形式開展倫敦金交易。
 
  不過,目前國內還沒有批準任何一家中介機構可以從事外盤期貨境內代理業務。有套期保值需求的企業需經監管機構批準后才可在境外從事相關交易,個人投資者則只能通過合格境內機構投資者(QDII)或QDII持牌信托機構參與境外期貨交易。北京尋真律師事務所律師王德怡告訴《中國經營報》記者,由于監管力度的加強,目前內盤處于較為蕭條的狀態。在這種大環境下,外匯或黃金電子大盤有可能卷土重來。這類交易多涉及非法經營或詐騙,同時由于資金被轉移至境外,追回贓款可能性較低,投資者應遠離。
 
  風險更高
 
  對于尋求轉型的企業來說,事實上,黃金外盤的風險甚至可能還要高于內盤。
 
  據記者掌握的一份材料,2015年7月6日,貿易場另一家上?;平鸞灰姿鷚得騁壯。ㄗ雜┕駛嵩?mdash;—香港金道貴金屬有限公司的總經理張某即以“非法經營”獲罪有期徒刑3年,并處罰金5000萬元;其在國內的“總代”湖南金亨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亨公司”)負責人吳某亦以“非法經營”獲罪有期徒刑2年零6個月,并處罰金1500萬元。其余代理及居間商從業者均不同程度獲刑。作出該判決的司法機關為湖北省荊門市掇刀區人民法院。
 
  材料顯示,掇刀區人民檢察院指控,2011年5月,吳某通過網絡渠道了解到金道公司,并與后者商定,由吳某設立金亨公司作為介紹代理人,在湖南、湖北發展客戶進入金道公司網絡平臺進行炒金活動,同時負責二級代理的培訓及傭金、點差、分紅的統計與發放。吳某可從自身發展客戶的交易中獲取48美元/手傭金,并從二級代理發展客戶的虧損中獲得60%作為分紅。自2012年4月至2013年6月,金亨公司及其下屬代理機構發展客戶共入金8045萬元,非法交易額623.52億元,獲利1019萬元。
 
  由于“客戶交易在金道公司內盤內,采用集中交易方式進行標準化合約交易、保證金制度、每日無負債結算制度、雙向交易、對沖交易以及強制平倉制度,不與外界發生事實上的交易”,“經中國人民銀行武漢分行認定,香港金道貴金屬有限公司、湖南省金亨投資有限公司、湖北金贏家投資公司荊門分公司從事上述業務未經有權部門批準,且上述業務已經具備黃金期貨特征。”
 
  業內人士指,在金融業較為發達,投機交易較為活躍的地區,監管層不會對經紀商的對沖機制作出明確要求。“比如美國就不會要求經紀商將多余頭寸放入ECN進行對沖”,該業內人士說,對經紀商有利的報價、滑點、重大數據發布時掉線、反復詢價等事實上是業內公開的秘密。但是境內外投資者群體存在客觀差異,法律法規及監管方式也大相徑庭。更重要的是,外盤的經營主體都位于境內。“這和大陸投資人去香港買保險不一樣。赴港買保險,畢竟人去了實地面簽協議,而外盤交易,人都在自己家里。”他說。
 
  金道案中,獲罪居間商皆是國內注冊企業,其直接違反了《期貨交易管理條例》中“未經國務院批準或者國務院期貨監督管理機構批準,任何單位或者個人不得設立期貨交易場所或者以任何形式組織期貨交易及其相關活動”的規定。雍先生亦指,通信部門證實,領峰公司經營網站系在國內注冊,資金亦由國內支付平臺以購物名義支付入金,其在國內經營的事實可以坐實。
 
  對于上?;平鸞灰姿朊騁壯『獻饗钅?,及合作項下國際會員是否可以在國內開展業務及業務經營范圍,本報向上述兩家單位提起采訪請求。但截至本稿刊發時,上?;平鸞灰姿?、香港金銀業貿易場均未對《中國經營報》記者的采訪請求作出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