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支持實體經濟為本 開發貴金屬現貨市場復合型服務功能
 
  本報記者劉泉江“促進金融機構突出主業、下沉重心,增強服務實體經濟能力,堅決防止脫實向虛。”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再一次將金融行業的方向與標的對準了實體經濟。
 
  作為多層次資本市場重要一環,貴金屬現貨交易也同樣面臨和承擔著這樣的使命。在“支持實體經濟、防控金融風險”的大背景下,在市場競爭日益加劇、行業生態日趨復雜的環境中,貴金屬現貨交易市場如何在保證自身健康發展的同時,更好地服務實體經濟呢?
 
  事實上,這正是業內人士們積極思索的問題。“國內大宗商品現貨行業正處于謀求轉型、致力于長遠發展的關鍵階段,我們呼吁行業各機構、組織以服務實體經濟為立命之本,以科學的研究方法認識行業的機遇與挑戰,逐漸形成現貨貿易與金融服務相結合的系統性功能。”天津貴金屬交易所副總裁劉宇向本報
 
  在業內人士看來,目前的現貨市場客戶需求體系正呈現出多樣化特征,而如何與產業經濟發展相結合、實現復合型服務功能,已經成為現貨交易平臺亟須解決的問題。
 
  衍生品需求巨大:行業轉型升級下一站
 
  任何繁榮的市場都源于真實的參與需求,現貨市場也不例外。在采訪中,劉宇向本報記者透露,天津貴金屬交易所近日完成了第三期《貴金屬現貨市場投資者狀況調研報告》,此項調研覆蓋國內重要貴金屬現貨企業及客戶,涉及行業發展和投資者相關一系列重要話題。結果顯示,不論是個人投資者還是機構投資者,貴金屬現貨市場對衍生品需求空間巨大。
 
  據相關人士透露,這項調研合計回收來自全國各省、自治區及直轄市問卷共計7850份,有效問卷達到7647份。數據顯示,個人投資者對“商品價格風險管理”與“違約風險管理”的需求度分別達到了81.2%和70.1%;機構受訪者除對上述兩項衍生品有著同樣明確需求外(分別為84.5%、78.6%),對于“征信和信用管理”、“供應鏈融資”的需求度同樣顯著(66.2%、63.4%)。
 
  值得注意的是,這兩類受訪者選擇“沒有相關需求或不了解”的受訪者均不足一成。對此,業內專家認為,個人和機構投資者對現貨衍生品需求表明,單純的現貨貿易或僅通過價格波動獲取收益的功能結構已難以滿足投資者多元化需求。相應地,定位為提供多樣化現貨和現貨衍生品服務的復合型市場將成為未來行業轉型升級的重要指針。
 
  無獨有偶,在今年全國兩會期間,全國政協委員、中華全國律師協會會長王俊峰就提交提案,建議將場外衍生品交易納入期貨法調整范圍,推動場內外衍生品市場協同發展。
 
  “場內與場外衍生品市場緊密結合、互為依托,共同構成了現代風險管理生態鏈條。將場外衍生品交易納入期貨法調整范圍是保障和加快我國場外衍生品市場健康長遠發展的需要。”王俊峰在提案中稱。
 
  多元化的需求是客觀的,但現貨市場對于個人及機構投資者的“吸引力”因素仍然存在明顯的差異。為探究現貨市場對不同投資者“吸引力”的關聯要因,業內人士對調研數據進行了交叉對比。
 
  調研結果顯示,個人投資者認為現貨市場的“交易、交收方式靈活,個性化強”(68.1%)、“價格波動,迅速獲利”(64.6%)和“信息透明、風險相對可控”(38.3%)是最為“有利”的三大因素。
 
  而機構投資者在“交易、交收方式靈活”這一因素上同樣有超過五成(50.7%)受訪者認為“有利”;但與此同時,半數以上的機構客戶更關注現貨市場“聚集客戶,有更多貿易機會”(74.7%)、“獲得風險對沖、融資等金融衍生品”(56.7%)和“打通供需中間環節,降低成本,提高效率”(50.3%)的有利因素,而因為“價格波動,迅速獲利”等其他因素吸引而來的機構投資者均不足兩成。
 
  這對于現貨市場的發展方向同樣具有重要的意義。“由此看出,對個人投資者有利的因素是促進現貨資金流動性的重要來源,而對機構客戶的吸引點則側重于平臺的貿易保障和金融服務的專業能力。”劉宇向本報記者表示,現貨平臺需要對入市投資者進行合理分類,建立多層次的專業服務體系。
 
  多重掣肘明顯:期待政企合力破局
 
  事實上,通過需求端的調研與分析,不僅揭示了市場的潛力與前景,也透露出行業發展“瓶頸”因素。在針對“當前貴金屬交易制約因素”的問題調研中,接近八成的受訪者(個人82.6%、機構79.3%)認為制約現貨市場發展的首要因素為“行業法律法規不健全”。
 
  與此同時,46.0%和37.7%的個人受訪者分別認為部分平臺“經營不合規”或“風險管理制度需加強”制約了市場的正常運行,并有34%的個人受訪者表示不熟悉相關專業知識。
 
  機構受訪者則認為“功能單一、缺乏復合型功能”是現貨市場主要瓶頸,部分現貨平臺“重交易,輕交收”、“風險管理機制需加強”隨其后,分別占44.7%和36.8%。
 
  業內人士認為,在投資者對行業“瓶頸”感知的上述因素中,法律法規的建設和長效管控機制的完善與監管職能部門相關;而以合規經營和促進現貨流通為基礎,加強投資者教育,探索復合型服務功能則是現貨平臺面臨的重要課題。
 
  “行業發展所遇難點和挑戰同時擺在企業和監管機構面前,破解當前行業掣肘,或需政企合力而為,多管齊下。”上述人士稱。
 
  不過,盡管投資者對現貨市場的觀感存在不利因素,但進一步的數據同時表明,72.7%的受訪個人投資者選擇未來會“繼續參與貴金屬交易”,而這一意向在機構投資者中的占比更達到了82%。“可以看出,2017年伊始,投資者對貴金屬現貨市場繼續保有充足熱情和鮮明的向好展望,顯現出產業未來發展的機遇利好。”劉宇向本報
 
  現貨貿易與金融服務結合:發展與創新動力(310328,基金吧)之源
 
  經過多年的探索實踐,國內貴金屬市場紛紛探索現貨商品交易與完善管控的發展道路,這客觀上吸引了不少個人和機構投資者進入市場。
 
  “在不斷地滿足投資者需求和完善市場功能的過程中,目前的現貨市場客戶群體正凸顯出需求體系的多樣化特征,這客觀上對現貨市場轉型發展提出了更高層次的要求—打破‘重交易,輕交收’功能單一的局面,開發現貨市場復合型服務功能。”劉宇向
 
  在他看來,現貨平臺如何解決“功能單一”的制約因素,如何與產業經濟發展結合起來,重視開發如“價格和違約風險管理機制”、“供應鏈融資”、“征信和信用管理服務”等一系列衍生品配套服務是現貨交易平臺在服務市場中要解決的緊要問題。
 
  與此同時,投資者需求的最大滿足還在于對投資者權益的維護。“應該看到,國內大宗商品現貨行業處于謀求轉型、致力于長遠發展的關鍵階段,我們呼吁行業各機構、組織以服務實體經濟為立命之本,以科學的研究方法認識行業的機遇與挑戰,逐漸形成現貨貿易與金融服務相結合的系統性功能;密切配合監管機構推動法規建設,并加強行業企業自身合規經營和投資者教育,通過政企合力,共同為現貨行業健康發展和創新升級提供動力之源。”劉宇向本報記者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