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有沒有這樣的經歷,網友向你推薦有大師可以帶著你炒原油、炒貴金屬、炒茶葉、炒郵票,保證賺大錢,當您投入所有積蓄后,卻輸個精光。大眾證券報“大眾維權易”欄目在“3·15”期間,報道了孫先生炒原油被騙,最終通過打官司追回大部分損失的一事后,很多投資者發現自己虧損的過程和文中孫先生一模一樣,才知道是中了圈套,紛紛聯系我們希望能夠維權。本期我們再選取兩位投資者不同的受騙經歷,也給您提個醒。
 
  朋友介紹不安全
 
  因為有朋友介紹,吳先生本以為可以放心投資,沒想到投資郵幣卡虧損了41萬元。2016年6月份,吳先生經過朋友介紹認識了一個做郵幣卡公司的馬總,馬總自稱是杭州賜金文化創意有限公司的法人。
 
  馬總向吳先生介紹,郵票項目很有前途,上漲空間非常大,并且推薦了“綠尾虹雉套票”。馬總自稱和莊家很熟,讓吳先生放心。于是,吳先生以每張45元的價格從他們手里買了9000枚票,總價40.5萬元,由馬總管理。同時又用自己的名字開戶買入了10萬元左右的票,在吳先生自己的賬戶內。
 
  按照合同要求,買入后要鎖倉2個月,即從2016年7月1日到9月1日不能賣出,理由也是配合莊家拉升,不能有砸盤的行為。馬總同時給予承諾說,莊家能讓該票拉升到第一階段200—250元,第二階段500元以上。
 
  在鎖定期間,該票曾經最高達到113元/枚,但是當時無法賣出。到9月份解鎖后,該票跌到了45元/枚,馬總還是安慰吳先生,這是莊家在吸籌階段,在打壓價格,繼續拿著。吳先生一直沒有賣出,現在該票價格已跌至9元/枚,投入的50萬元只剩不到9萬元。而馬總還一直安慰吳先生,自己在和莊家溝通,會拉升的。
 
  教學視頻洗腦
 
  交易平臺還自己錄制財經節目給投資者洗腦,各個交易所之間也有競爭,業務員會想盡辦法把你拉入他們的平臺,讓你從一個“坑”爬出來掉進另一個“坑”。投資者董先生介紹,2016年12月份突然有陌生人自稱“林耀”,加他微信聊股票,說他們有位李枝健老師分析股票如何神準,并將董先生拉入一個群,共同探討如何投資。
 
  董先生入群后,林耀介紹他們是楷美資產管理有限公司,每天發“股道油財”鏈接,讓他看這個節目。董先生說:“這檔節目的鼓動性比較強,給人感覺有點像傳銷,他們的最終目的是將我拉入原油市場。林耀向我鼓吹油市如何賺錢,并讓我將股票割肉離場,達到百萬資金可以有名師一對一指導,要不了一個月本金就能翻翻。就這樣我稀里糊涂的投入102萬元,加入了原油現貨交易。哪知真正交易起來完全不是這么回事,短短兩天虧損30萬,我都快崩潰了。在我再三交涉下,給我換了一位老師,但還是于事無補,虧損進一步加大。”
 
  事情到這里并沒有結束,董先生又落入一個更大的坑。董先生說:“這時一位自稱跟我一樣在楷美投資發生巨虧的先生說,他再也不相信楷美了,他現在有另一平臺的老師指導他,每筆單都盈利,并給了我老師電話。我仿佛在黑暗中看到一線希望,打了電話過去,對方自稱‘小楊’,他說會很快幫我回本。”
 
  在小揚的幫助下,董先生很快回本將近30萬。此時,董先生對小楊已經十分信任。在小楊多次邀請下,為了表示感謝,董先生去了小楊的平臺開戶。
 
  董先生帶著87.7萬元加入了小楊的平臺,結果發現一個怪現象,每當小楊讓他少量做的時候,肯定盈利,賺個萬兒八千的。一到做大單的時候,肯定是反單虧損,而且一虧就是一二十萬元。直到最后爆倉,讓他血本無歸。
 
  監管缺失是主因
 
  一位了解內幕的人士告訴 “大眾維權易”欄目記者:“這種行業不合法也不違法,它很有游戲規則地游走在法律邊緣,有些規則甚至違法。他們會承諾銀行第三方存管,資金安全。實際情況這類平臺使用的只是銀行的一個轉款通道,資金第一時間到了他們自己的賬號,可以隨時轉取。”
 
  投資者呂先生在炒郵幣卡被騙后,去公安機關報案,得到的回復是:“這平臺是合法的,又沒有跑路,應該不是詐騙。”呂先生認為,有關部門明知道派出所沒有權限和能力偵查這種新型的郵幣卡詐騙案的情況下,仍然叫派出所受理,就是在推脫。
 
  提倡金融創新后,立法監管跟不上是原因之一。上述知情人士說:“目前沒有相對應的法律法規來規范這個市場,這些公司對于客戶資金暗地里的非法挪用和占用相當嚴重。有的管理部門沒搞清楚非法金融活動和創新金融的界限。法無禁止則可為,立法監管跟不上,投機分子就大有可為了。”